一点资讯 | 求医问药 | 图说世界 | 生活百科
房产之窗 | 为您服务 | 名车推荐 | 财富人物
旅游度假 | 企业风采 | 婚庆礼仪 | 文化广角
美食天下 | 天中热点 | 名优特产 | 支部生活
林州:最大庄园——刘家大院之五一探访记事2019-11-15 22:48:29
点击数:次 总张数:1张 作者:佚名  投它一票

21-13-48-54-347
21-13-48-54-347
  在老家林州五龙镇有一座宅院,老人讲过,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石阵村这座宅院就是刘家大院,只知道是个大户人家叫“小毡帽”的房子。由于年龄小,加上后来一直在外地工作,“小毡帽”及刘家大院也渐渐从童年的记忆中淡去.....

近年来,随着网络信息的宣传,刘家大院又渐渐浮出人们的视线,也重新勾起我童年仅存在心底的那点记忆,原来在那个自己熟悉却又陌生的村庄里,看似平淡无奇的东西,现在却蕴含着许多不凡的意义。

这些日子以来,我一直在思考,刘家大院究竟是一座什么样的院子?院子的主人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后人为什么又如此关注这座院子?刘家大院的明天又会是怎样的呢?

带着对家乡浓浓的情结,带着对刘家大院未解的疑惑,带着五月的问候,我走向了这座院落......

车缓缓地停泊在村庄戏台的广场前,说起刘家大院,就不得就说起这个戏台,我不知道这个戏台存在有多少年了,在我的记忆里,每年到农历七月和正月里,这里总要搭台唱戏,方园几里的乡亲们都会赶到这里来戏。对于儿时的我和其它小伙伴最待见的就是看戏和看电影,最怀念当年那时与儿伴的你一起嬉耍、抓闹、一起过吃过的那一块糖......

也正是戏的缘故吧,“小毡帽”及刘家大院的记忆就是在那个年代形成的,因为,戏台对面那座墙高宅深的院子就是刘家大院。

戏台右前方有一条小巷,沿着小巷往右一转弯进去,最先浮在眼前的就是刘家大院的南房墙,尽管周边的宅子有新有旧,参差不齐,走在里面,隐隐能让人感到一种苍古、朴实的韵味,走到顶头,再往东一转,就是刘家大院的正门。

我们到刘家大院的时候,正赶上中午吃饭的时间, 刘家大院房门是锁着的,碰巧当地一位热心的大爷,我向他说明来意后,他拿起手机给村里掌管庄园钥匙的一名村干部打了电话,不一会功夫,村干部就赶到了,很热情地给我们打开了大院的房门,我一边拍照、一边询问、一边审视着这座大院的一砖一瓦、一石一木。

村里人讲,刘家大院始建于清乾隆十五年(1750年)建成的,占地约60余亩,建筑面积4198平方米,房屋共有200多间,目前,是林州现存面积较大的一处清代建筑群。庄园后来经嘉庆二十三年、道光五年及民国十二年3次增修,历经风雨,但仍保持了那个时代特有的建筑风格和布局。

村里人讲,刘家是从造纸、经商起家的,后来家业逐渐发展壮大,当时有一种说法,就是刘家人骑马上北京城去,沿途 “不用住别人开的店”,可见刘家的商号和产业在全国还是不少的。

无论是山西的乔家大院,还是安阳的马氏庄园,不难看出,中国的庄园历来多是人才辈出的庄园,尽管林州五龙石阵的刘家大院并没有乔家大院、马氏庄园那样保存完整和宏伟壮观,但也就从这个大院里,从清朝康熙至咸丰年间,确共出过26位太学生、5位禀贡生、6位举人、1名进士、4位知县、3位州同、1位内阁中书。如今,官员干部、专家学者、大学教授也是人才辈出。

由于年久失修,刘家大院许多字画、字匾等在这座院子里很少见到,但刘氏家族倡导“要想富,出人物、勤俭是立身之本、耕读是保家之基、立其身正其言、交友与德与贤”的古训却一直流传着后人。

当地人为什么称之为“小毡帽”呢?其实“小毡帽”是庄园主人刘振风、其子刘际昌的绰号。刘振风是刘氏16代孙,曾任南阳新野县训导、座补直隶光州县训导、中宪大夫、山西候补知府等。刘振风生活简朴,谦恭礼让。传说其回乡时衣着朴素,善戴一顶毡帽,家乡人不便直呼其名,便亲昵地称之为“小毡帽”。其子刘际昌尽管出身名门,但做人处事非常低调,每次回家乡不坐轿、不骑马、不穿官服,穿布衣,戴毡帽,百姓便亲切地称他“小毡帽”,将刘振风称为“老毡帽”。

由于历史等多重原因,“老毡帽”、“小毡帽”拾金不昧、为官清廉、与人为善、福泽乡里的创业故事和传统美德没有得到及时的宣传和推广,刘家大院也没有得到及时的保护。几十年来,历经风雨的侵蚀、人为的损毁,如今的庄园相当一部分建筑已面目全非,许多房屋已经塌坍或濒临坍塌,这的确是一件非常让人遗憾的事情了。

值得庆幸的是,刘家大院的修缮及保护工作引起了多方关注,石阵村被列为河南省传统文化村落,刘家大院古建筑群也列为林州市重要古建筑文化遗产,村支两委也牵头成立了“石阵刘氏古庄园抢救保护与发展领导小组”,正式开始了保护、修复工作。

尽管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,我相信,这一定是一件利民惠民的工程,不久的将来,它的价值将不断被挖掘,它的外貌将逐渐恢复,它的影响力将不断传承,因为,它不只是一座宅院,不只是代表刘氏家族发展的脉络,而是中国古建筑文化的一个缩影。

走出刘家大院,远远往南望去,巍巍的南太行山上国家森林公园五龙洞与刘家大院遥相呼应,红旗渠酒的醇香正弥漫在五龙镇的上空,碧绿的麦田随风起荡,正是抽穗的季节,看来今年又是一个不错的收成。

车在太行山村的公路上飞驰着,而那山、那河、那酒和那个宅院却不断激起我深深的思考。在今天看来,无论是大庄园、大宅院,还是古村落保护群,无论其规模的大小,无论其发展的兴衰,它们都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产物,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其实已不再重要,它留给我们的应该是从中不断汲取养分,不断总结其发展的规律。


      我们也可以换一个角度,就只是欣赏,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的某个时候,闲余之时,携亲带友,到国家森林公园五龙洞欣赏一下南太行秀丽的风景,漫步与淇河两岸,倾缠缠鸟鸣的天籁之音,品尝一下红旗渠酒的醇香和香飘飘的淇河炖鱼,再到刘家大院看一看那座老宅院,也不失为一种小资小调的生活乐趣...

免责声明:本网所刊发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,本网只提供平台,不负侵权责任。所转文图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。

相关图集
网友评论